登录 | 注册
  • 中文版
  • English
  • 电话:0532-55583288            邮箱qdhooh@163.com

    比黑臭河更可怕的是骗人骗钱的伪生态工程

    * 来源 : 原本山川(ID:ishanchuan)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3-13 * 浏览 : 129

    永定河园博园段,被收拾的整齐划一

    在中国的北方,曾经流淌着这么一条河:它波澜壮阔,发洪水的时候,如脱缰的野马,但大多数时间,它就像母亲一样哺育着两岸的儿女。

    但让这条奔腾千万年的河流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它哺育的儿女有朝一日会亲手杀死它,更加恐怖的是,为了彻底的证明这条河的死亡,儿女们还为它张罗了一场豪华的葬礼。

    这条河叫永定河,这场葬礼耗资170亿,美其名曰永定河生态走廊。

    永定河的死亡(或者叫暂时的死亡)能代表中国很多河流的宿命,它的葬礼随即 也被纷纷效仿,作恶的经验积累起来后,贪婪的人们很快便惊讶的发现,一条已死的河流居然比活着的时候更加值钱。是啊,它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了?


    真正的生态是丰富的美,不是这种矫揉造作

    面对渤海无法控制的污染,我记得有人曾开玩笑说,在渤海出口处建个坝,黄河几十年就可以把渤海填平,然后多出一个渤海省,官员们该乐的合不拢嘴了。玩笑归玩笑,但相当说明问题,至少在中国,能够决定生态命运的当权者,他们大概都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下面的事情你无法解释。

    这样的河道还有什么生态可言语


    还是以永定河为例,我们来扒一扒,花费170亿究竟做了哪些生态的事情了?

    该工程2010年启动,2014年完成,目标是让永定河北京段的170公里恢复水生态景观,一公里一个亿的造价,怎么说都算是大手笔了。

    这个工程到处打着生态修复的旗号,大搞河槽生态修复、河岸生态防护、河滨带生态修复,仿佛加上生态两字一切就神奇的生态了似的,仿佛加上生态二字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再也不会心虚一样。

           所谓的河槽生态修复大体上是在永定河的河床上修建六个人工湖泊,然后用溪流连接起来,为了达到流水不腐的效果,还特地修建了若干座泵站,这些泵站让水循环流动起来,营造官方意淫的生态盛景。但你知道它们是怎么对待河床的么?保管知道了气死你!

    河道修复采用的方法是先挖深河道,然后铺10厘米厚的黄土,经二次轧实后再铺一层塑料防渗膜(实际上是一种无纺布,减缓下渗),最后在上面覆30厘米厚的黄土和回填40厘米厚的砂石与鹅卵石。

    各位看到了吧,一条千万年的河流的河床,居然还需要人类铺鹅卵石。河流本身是地下水极大补充来源,你铺上防渗膜,不就是怕北京地下水位下降的不够快么?别再撤什么留住水了,留在地下难道就不如留在表面?更无语的是,这样的整治直接破坏了天然河床凹凸不平的表面,不要小瞧这一点,正是这种凹凸不平造就的深浅,给无数水生生物提供了个性的生存环境,你现在把它弄平坦了,以后即便有水,水下也是死一般寂静。

                          河岸硬化是典型的伪生态

           所谓的河岸生态防护,大体就是给河岸弄个护坡,弄个驳岸,目的是为了防洪和防冲刷。据我所知,材料往往是塑料或者合成。这种人工制造的护坡哪怕就是再仿生态,其实比水泥好不到哪里去?

    所谓的河滨带生态修复就更好玩了,不就是把城市园林的那一套搬过来吗?植树,种草,种水草,以为公众不懂,还强调立体种植,分为沉水、挺水、浮水。然后管理也一样,需要人维护,需要花钱,需要拔除野草。处处是反生态的,还强调是在修复生态,真是太不要脸了。

    所以说,所谓的永定河生态修复工程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人骗钱的工程,是一个伤害生态的工程。当然效益还是有的,比如你看沿岸的房地产越来越热了,又有很多人因此发财了而已。

    但凡是生态系统,都有自我恢复、自我管理、自我调节的强大能力。这句话通俗的说就是,不要你管,别来影响我就行。

    真正的生态看起来并不一定美好,但却充满生机。种子有各种传播的方法,不用你管,它会自己到达适合自己生长的地方,不管是借助鸟儿的翅膀还是风的力量。生物多样性也不用你费心营造,只要有环境,生物多样性不请自来,芦苇可以长在沙漠的水塘里,就是因为那里适合芦苇生存而已。生物们都很聪明,不需要你去替它们安家。


    生态什么都可以自己搞定,并不是说我们什么都不要做。我们要减少干扰,我们要减轻对其的影响,我们要停止对它的伤害,这就够了。

    像永定河生态走廊这种处处是人工改造、重建,后续还要投入巨资进行管理的妖怪,就是彻头彻尾的伪生态。更可怕的是,这种伪生态正在以北京为中心,迅速全国扩展。

    那为什么明明是破坏生态的行为,当权者还这么热衷了?这恐怕才是问题的重点。

    既然生态自己都能搞定,根本不关人什么事情,那多没意思啊。水利规划专家吃什么了?园林设计师拿什么练手了?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生态修复公司,工程队要喝西北风了?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因为当权者需要政绩,需要权利的挥霍,需要油水,而把一条死的河流弄活,就是不错的政绩嘛,其他的都好说。更有狠心的,把活得生态弄死,再整一个人造的,简直就是完美。

    当这一切捆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伤害力只会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一个个赚的盆钵满体的机会,他们怎么会轻易放过。对这些人来说,最好全天下的生态都给他们改造一遍才好了,反正生态又不会说话。

    我最近听说古城西安要搞一个260亿的生态工程,就是属于毁掉好的,重建新的,不知这个决策者是谁?

    所以说,如果这不是真相,那什么是真相。

    其实永定河的例子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像这种生态修复的骗术还算是比较高明的,更多的地方根本上来就是破坏和占有,比如把天然河道制造成城市景观,几乎每个城市就有吧。我的家乡天水就把渭河改造成为城市景观,不过上游的定西和下游的宝鸡似乎也是这么干的。

    我曾很多次漫步于北京的大河小河,我看的最多的就是高楼大厦里的排出粪便将一条条河流弄的面目全非。在污染的冲击前,我早已经忘记了,这条河早被水泥衬底和护坡了,而这一点,其实比黑臭更加可怕。

    黑臭不过是人类制造的污染物,看得见摸得着,其危害不过是污染了水体,造成了感官上的不适而已,但那些也许看不见的伪生态工程,它们却真的让河流出师未捷身先死,毫无重返生机的希望了。

    也许我们可以列一列所有伪生态工程的名单以及所有伪生态工程的做法,以给生态赢得一点喘息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