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中文版
  • English
  • 电话:0532-55583288            邮箱qdhooh@163.com

    7000亿黑臭河整治市场——大跃进过后又是一片烂尾工程

    * 来源 : 环保水圈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6-01 * 浏览 : 84

    宫崎骏的著名电影《千与千寻》里有一位臭乎乎的河神,身上有一根自行车车把长成的“。千寻把扯出来后,带出了里面一大堆脏东西,有冰箱椅子等。因为人类什么东西都往河里扔、都往河里排,造成了严重的污染,使河神变成了又丑又脏的“腐烂神”。

    千寻的朋友白龙,外表是十二岁左右的少年,可化身为龙形。本来是“琥珀川”的河神,但他的河流在兴建大楼时被填平了。

    这是曾经日本河道的写照,也是当下中国河道的状况。

    30年的改革开放让中国经济实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也给环境带来了巨大的创伤。在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的同时,一条条黑臭河道钻了出来,活像一条条巨大的黑色臭虫在城市中爬行,时时散发着恶臭。

    面对窘境,政府决定斩妖除魔,铲除臭虫,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黑臭河道治理行动拉开序幕。

    2015年4月,国务院印发《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十条”),7月9日,财政部、环保部印发《水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管理办法》,9月11日,住建部、环保部印发《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一系列政策的颁布,可以看出政府的重视程度之大,却也暴露出急病乱求医似的慌乱。

    而实际情况是,黑臭河道目前完全无法根治,甚至连可行的技术方案都没有。也就是说政府是在一件不会有结果的事情上做了一系列政策规划,还为这项工程上投入了巨额的资金。并不是说技术不成熟就不治或者不能治,而是说只开会不调研、只执行不统筹、只顾短期效果不考虑长久维持就冒然投钱、冒然行动是不可取的。

    根据中信证券的研究,从黑臭水体治理投资需求看,如果假设全国城市建成区1000个、每个区平均有20个中小河道且其中40%属于治理范围、每条河道中黑臭水体长度3公里,以及单位投资3000万元/平方公里,那么若2030年消除全部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对应投资需求或超过7000亿元。

    如果这些钱扔进去只是为了一时的清净,城市河道治理就是一场政府意淫碧波绿水,一众参与者拍手称庆,最终收效甚微的大跃进,浪费人力、财力、时机。

    有专家指出住建部、环保部印发的《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本身是错误的。

    一直以来,黑臭河道治理一直沿用截污、清淤、换水三板斧。多年经验得出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洗河。

    目前国内很多官员、研究机构和专家学者片面强调了控源截污,认为只要100%截污就可以根本解决城市黑臭水体问题。而截污并不是什么高招,沼气爆炸、暗沟截污管堵塞等问题会接踵而至,且只能堵截部分污染源。清淤也是烂招,一大量淤泥极难处理,二是本身没有任何作用。换水就更是无奈之举了,现在到处缺水,哪里有那么多地表水让你换水,再者换完的水也是个难题,再回到江河里,江河黑臭了就更糟糕了。关键是换了之后只能崭新一时,所以,洗河只是苟延残喘的做法,这就好比换血拯救不了一个白血病患者。

    三个措施没一个是治本的,都是短程、短期转移污染的做法,设计得还不科学。

    而环保工程界来插手黑臭河道治理更是是可笑之极。复杂开放系统的治理调度本是生态工程界的事情,比一套污水处理设备复杂多了,做简单封闭系统的环保工司来治河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主管部门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情况,但仍旧弄出一些项目让环保公司来做,个中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更离谱的是,政府目前还真是用指南来治理的,而且非指南不行,说到底是怕担责任,反正是照着上级的指示来做的,做不成也不是我下级的责任。

    杭州几年前清理河道淤泥的现场。在业界人士看来,只清淤不培养河道自净能力,这样的治理不可能成功。(东方IC/图)

    目前,黑臭河道治理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路线错误,只截污、清淤、换水,无自净

    截留可能对于长江、黄河这种有长期稳定的清水补给、水体长期流动、水量大的天然河流来讲是正确的,但城市河道的特点是:多为排洪河道、水源不稳定、流速缓慢或静止、降雨汛期和干涸期水位落差大,普遍存在自净力极端低下的问题。污水进入河道后,不但不能逐步自我净化,即便干净水源也会逐步恶化,自净能力变为负值,呈现的是“自污”倾向。

    这种情况下,无论截污、清淤做得再好,如果不大幅度提升水体自净能力,扭转“自污”趋势,河湖水体就不可能真正治理成功。自然水体的自净能力就是它们的免疫系统,可以让河道从“自污”状态变成快速“自净”状态,这样才能快速地扭转长期存在的黑臭现象。

    二、PPP招标重价格、轻技术

    明明属于前沿技术的黑臭水体整治行业,却被当做普通工程建设行业对待:重商务、拼价格,完全忽视了技术路线的差异。

    目前城市河道黑臭水体整治的PPP招标都是以普通工程建设项目的标准来评分选择的。普通工程建设项目的评标中,默认的前提是技术上早已成熟,只要具备相应资质即可,不存在技术失败风险。评标中主要看重的是商务条款,谁的报价低,谁的资金雄厚、融资能力强,谁的让利幅度大,等等。

    在工程建筑行业,这种评判标准无可非议。但是,黑臭水体整治行业目前完全不是技术已经成熟的行业,而是仍处于研究探索中、技术难度很大的新行业,还有很多技术难题有待破解。太湖、滇池以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的黑臭河道,都是投资数十亿甚至数百亿资金大规模治理过,但都只是取得部分进展,远远没有彻底解决污染问题。这充分说明,这还是一个仍有待不断创新突破的前沿技术行业。

    三、纸上谈兵、缺乏实践检验

    目前国内的现状基本上可以说是纸上谈兵。国家未曾有机构牵头做中试,各省市大都未进行小规模定点实验,就直接上马数亿元的项目,简直荒谬。

    PPP招标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设计院提前做好可研报告和初步设计,各家按照指定方案投标;另一种是各家带方案投标。

    第一种方式中,设计院的技术选型结论可能会带有主观意愿,有的甚至是武断的设计方案。水利规划院做的方案往往是河堤整修、调水冲刷,园林或环保设计院的往往是人工湿地,市政设计院往往是污水截污后深度处理,等等。

    每家都只做自己擅长的技术路线,然而这样的技术路线真的是最优选吗?都不是,只不过是纸上谈兵式的技术选型,缺少实践检验的依据。

    第二种自带方案投标,到了评标专家那里,短短的评标时间内阅读海量的标书,真是难为了专家,往往是方案大而全的、面面俱到的、图文并茂的、数据表格多的能得高分,或者按照评分要点,具备的都给分,更是典型的纸上谈兵。

    重大科学技术的工业化应用,必须要先经过中试,即要把实验室里的成功技术拿到中小规模的现场实地测试验证,成功后再大规模工业化应用,这样做是为了避免重大投资项目的技术失败风险。而在治理黑臭水体项目实施过程中,目前为止国家未曾有类似的机构牵头做中试,各省市大都也未进行相应的小规模定点实验,就直接上马数亿元的项目。直接的后果就是大大增加项目失败的风险,从而导致大量资金资源的浪费。

    四、参与者鱼龙混杂、却都不得法

    黑臭水体治理是个复杂问题,远非一般环保公司能够胜任的,但是由于巨大的市场,许多环保公司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亮出了各自的独门绝技,皆称包治百病:

    水利系统出身的公司:靠水冲。多年调水经验积累,它们在水动力学方面没人能比。大致相当于上面提到的“洗河”,用得好的话,可借助大量清洁水源稀释黑臭水体中污染物的浓度,而且可加强污染物的扩散、净化和输出,对于纳污负荷高、水动力不足、环境容量低的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效果明显。缺点也非常明显,首先你得有大量的清洁水源,而且只用这一招儿的话,是不能保持长期效果的。

    排水系统出身的公司:进地下。办法是外源阻断,包括城市截污纳管和面源控制两种情况。针对缺乏完善污水收集系统的水体,通过建设和改造水体沿岸的污水管道,将污水截流纳入污水收集和处理系统,好处是从源头上削减污染物的直接排放。缺点是工程量巨大,只能缓减不能根除。

    园林系统出身的公司:靠湿地。讲的是创建生态环境,包括种植水生植物,引来水生动物等,通过生态的方法让水变清。这种办法基本不能用于重度污染的黑臭水体,效果的实现也慢一些。

    还有一些环保公司:靠神器。使用药剂,增加曝气。加药是化学修复方法,主要是采用絮凝沉淀技术,向城市污染河流的水体中投加铁盐、钙盐、铝盐等药剂,使之与水体中溶解态磷酸盐形成不溶性固体沉淀至河床底泥中;还有药剂杀藻。这种办法见效快、效率高,但是费用较高,产生较多沉积物,某些化学药剂具有一定毒性,在环境条件改变时会形成二次污染。

    总之黑臭水体如果仅仅当做普通工程对待,治理难以见效,或者一时有效,无法长久维持。有些地区污染已经出现反弹。

    黑臭河道治理目前的状况就像是给一个重度尿毒症患者做透析,只能维持不能根治。当下一轮黑臭河治理工程只能以烂尾告终!